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unshiluoye的博客

 
 
 

日志

 
 

海克爾的胚胎重演論與本體三一上帝  

2009-05-25 13:05:05|  分类: 信仰挑戰科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雲雄

本文從對十九世紀末進化論生物學家海克爾(Ernst Haeckel, 1834-1919)的「胚胎重演論」:即「個體發生」 重演「種族發生」 (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的個案研究中,來思考歸正思想之所以強調神的絕對主權,也就是說:在所謂的「科學證據」與理論,以及其背後的哲學、神學思想間,並不是各不相關或中立客觀,而是必須回歸到以神為本的預設;同時在成聖的過程中,也包含浪子理性的回歸與世界觀的重建,因此在思考以科學志業作為基督教文化使命的一環時,建構一套神本的三一世界觀,是務實而理所當然的。

海克爾認為他在研究脊椎動物胚胎學的貢獻,提供了「科學證據」來捍衛達爾文進化論,就是:生物必須源自共同祖先,因為「胚胎結構的相似反映出相似的祖先」。但其實吾人必需審慎理解考量這「科學證據」的演變內情與他的思想背景。這演變內情是:他的「科學證據」是經過有意的改造,用於支持達爾文(Charles Darwin, 1808-1882)進化論的世界觀,但同時達爾文也有意改造另一位胚胎學者汪貝爾(Karl Ernst von Bayer, 1792-1876)的理論。原本汪貝爾的立場是:一是動物胚胎發育的「一般特徵」早於「特別特徵」;二是高等動物胚胎與低等動物胚胎二者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他反對胚胎重演論。但由於在進化論議題上海克爾與達爾文二人互相支持,彼此聲援,於是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一書中,沿用了海克爾的胚胎學實驗結論而得出「人類及其他哺乳類動物、鳥類、魚類、爬
蟲的胚胎在早期極為相似」這樣的推論。雖然汪貝爾強烈批評達爾文的誤導其理論,但海克爾作為達爾文理論的捍衛追隨者,卻強烈擁護並誇大達爾文的結論,於是其胚胎圖百年來還是屢屢出現於學校的教科書。

海克爾的思想背景,承繼了以新柏拉圖主義(Neo-Platonism)─浪漫主義(Romanticism)─觀念論(Idealism)這一脈絡主軸,主要人物有歌德與黑格爾等,相信宇宙萬物來自一元的流溢,在「精神」(Geist)的引導下,而日趨完美;而其應用於自然科學的研究,就形成德國「自然哲學」(Nature Philosophy,Naturphilosophie)的流派。該流派認為個體發生學(胚胎發育)與種族發生學,有如小宇宙與大宇宙,前者反映了後者;而且二者都彰顯出有機而統一的歷史進程。所以海克爾主張在脊椎動物中,各綱內物種間的胚胎「卵裂」(cleavage) 及「原腸胚形成」(gastrulation) 的過程是很相似的。他並將胚胎重演論發展成世界觀,就是具有泛神論意味的「單元論」(Monism):主張自然宇宙界的合一就是與上帝的合一。

早於十九世紀末、廿世紀初,海克爾胚胎圖作為「科學證據」的可信性,就遭到學術同行質疑,但一直不為主流科學界認同。 當代英國胚胎學者李察森(Michael K. Richardson) 也指出海克爾所列舉的胚胎圖是不正確的,如海克爾將各生物胚胎都描畫成有魚鰓、咽囊及鰭狀結構,但事實則不然。最近,由於分子胚胎學的進展,可用量化的方式使用「事件配對法」(event-pairing) 來分析各類動物胚胎的發展順序,李察森應用這方法來檢驗各類爬蟲、鳥類及哺乳類等脊椎動物的胚胎發育,而駁斥了胚胎重演論者的主張:即認為在「尾芽期」(tailbud stage) 時,可以找到各物種胚胎發育的相似性。反之,他發現:就「體型變異」(allometry) 而言,雞胚胎的中腦腔發育最顯著,但鼠胚胎則是前腦腔最顯著;就「異時發生」(heterochrony) 而言,斑馬魚胚胎的心臟還未成形,但「羊膜
類」 動物胚胎已經發育,又八目鰻的眼珠發育的時間順序也和人類的不同;就「體節的數目(somite number)」 而言,蠑螈有六十五個,但非洲有爪蟾蜍只有十九個。李察森的結論是:脊椎動物的胚胎在開始時是各不相像的,到中期又趨於相似(但不在同時),之後又逐漸分化各異。因此,每一種的胚胎,都在各自不同的時間歷程發育出不同的器官;換言之,在卵裂之後的每一個階段,每一種胚胎都是獨特的。

既然各種胚胎的獨特性,無法以進化論解釋,主張「智慧設計論」 (Intelligent Design)的生化學者貝希(Michael Behe)便提出生物界各系統、各層次具有「不可化約的複雜性」(Irreducible Complexity)。譬如,一個細胞好像一個分子機器,具有馬達、引擎等零組件,這些零組件必須同時出現,才能運作,而無法一步一步由進化而得到。該陣營學者戴斯基(William Dembski)也由訊息理論而得出「複雜而特定的訊息」(Complex Specified Information, CSI) 觀念,看出進化論之假設所蘊含的問題在於:若是萬物能經由簡單而趨向複雜,或由普遍性而趨向特殊性,並且僅僅訴諸於純自然的原因,這就好像解釋鉛筆之由來是因為有製鉛筆機;但除非有人設計,仍無法解釋製鉛筆機由何而來。而這種設計的訊息,是無法由系統本身的「物理性訊息」(physical information)所提供的。

同理,當代荷蘭基督教歸正思想家杜爾維(Hermann Dooyeweerd, 1894-1977),基於凱波爾(Abraham Kuyper, 1834-1920的「君權範疇論」 (sphere-sovereignty),在七十年前發展出一種「整體性」(encapstulation, enkapsis)的哲學:主張複雜性無法被化約為單純性,即所有宇宙萬物萬事,無論是在人類社會中之家庭、教會、國家,或是生物界的各個層次,如細胞、組織、器官,或是物質界的基本粒子、原子、分子等,都各為一個不可化約的整體。

海克爾的重演論不單單只是生物學者的專利,在神學上可溯源到初代教父愛任紐(Irenaeus of Lyon,130-200),因為胚胎學與聖經神學的共同點在於:二者都必需關注於時間的動態發展或歷史的進展過程。這種歷史性與人類救恩息息相關,可以說愛任紐是在聖經神學上所謂「救贖歷史」(Redemptive History)觀念的開創者。在聖經上提到萬有「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is united , recapitulatio)(以弗所書一10),因此基督的一生重演了亞當的經歷:就是指在亞當裏所失敗的,已經在基督裏得以完成。 然而萬物在基督裏同歸於一之教義,僅僅是在類比關係上的合一,而不是上帝與人、上帝與自然在本質上的合一,因為創造主與受造界間存在著本質性的差異;可惜,由於「理性的墮落」 ,忽略了這種上帝與受造界之差異,造成德國浪漫主義與自然哲學,主張精神(泛指上帝)與自然合
一。所以愛任紐「同歸於一」的教義既然是在救贖歷史的架構中,而這又必須被置於三一論之架構內才足夠完整:創造與救贖(新創造)都是由三一真神主導。在以救贖歷史為思考主軸的「經世三一」(Economic Trinity)上,基督重演亞當;但是「經世三一」是受「本體三一」(Ontological Trinity)的引導管制:聖父在永恆中與聖子的立約關係 ,成為聖子作為末後亞當,在歷史中道成肉身、十架受死並三日復活的緣由;基督成就了永遠的約,也完成了亞當未履行的行為之約。當代歸正思想家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l, 1895-1987)在基督教三一論上的貢獻在於:他在研究從康德到黑格爾以來的德國觀念論哲學時,提出以有位格的本體三一上帝來解釋黑格爾所無法解決的非位格的「具體普遍」(Concrete Universal) 問題,以此來解決在哲學本體論上「一與多」(the One and the Many)孰先的爭論。
三一上帝之為「具體普遍」,即聖父、聖子、聖靈為三個位格,與上帝本身作為一個位格是同時存在的。上帝在本體論上三與一同時存在,就成為受造界在具體性與普遍性同時存在的基礎,這就詮釋了萬物「各從其類」的生物學涵義,也就是各物種間也存在不可化約的差異。從范泰爾的本體三一觀上來看,智慧設計論者的科學主張與杜爾德的哲學思想,都可被置放於更有深度與廣度的三一神學基礎上。

在以范泰爾所提出的以基督教本體三一上帝觀為思考前提的護教學架構下,其前提(三一上帝)與結論(三一上帝)彼此循環,確保其前提與結論的一致;因為范泰爾的理論指出,宇宙萬物無一不在終極意義上指向上帝。因此前提是三一上帝,結論也是指向三一上帝。海克爾的胚胎重演論,也是其進化哲學上的結論與前提之循環,但其前提與結論必然是不一致的。李察森的實驗研究說明,海氏理論無法解釋各脊椎動物之胚胎,為何從一開始就具有截然不同的複雜性,為何各胚胎之間找不到有共同祖先(common ancestor)的單純性;問題出在其進化哲學前提無法容許單純性與複雜性的同時共存,並預設複雜性由單純性進化而來。當我們在范泰爾三一論的神學詮釋架構之前提下,重新來看李察森的胚胎學實驗研究時,不僅足以駁斥海克爾之理論,同時也可在得到各胚胎都是獨
特不可化約的結論時,重新肯定「複雜性必然與單純性同時存在」這樣的結論;這種胚胎的獨特不可化約性,正是源導出於不可化約的、三與一同時存在的三一上帝之類比反映。﹝作者章弟兄自2002年起參與歸正學院研習,現就讀於費城Westminster神學院博士班﹞


--------------------------------------------------------------
個體發生(ontogeny)指有機體從受孕到成體的起源和發育。
種族發生(phylogeny)指從進化論角度看生物體的進化史或其祖先的歷史。
卵裂指激活的卵分割成分裂球。
原腸胚胎形成只胚胎發育中內層胚胎形成的過程。
學術界反對海克爾胚胎圖的可信性,計有Ludwig Rütimeyer, Louis Agassiz, Wilhelm His, Arnold Braβ, Franz Keibel, Francis Balfour.
Michael K. Richardson et al., “There is no highly conserved embryonic stage in the vertebrates: implications for current theories of evolution and development,” Anatomical Embryology (1997) 196:91-106; Richardson et al., “Haeckel, Embryos, and Evolution, “ Science (1998) 280: 985-986。
事件配對法認為在進化論架構下,胚胎發育過程是由一連串事件所構成,藉比較兩個事件發生時序是先、後、或同時,可測定物種的異時發生性。
尾芽期指胚胎開始軀幹體節的分離,但是尾芽尚未延長和分離,胚胎重演論者主張在尾芽期時(其他類似主張為咽囊期,體節期等)各胚胎擁有共同特徵,以此論證各物種來自共同的祖先。
體型變異指相同器官不同部分的生長速度。
異時發生指在胚胎發育時,器官發生對正常順序的偏離,進化論架構認為這偏離決定各物種之所以不同,而正常順序表示各物種有共同祖先。
羊膜類動物指爬蟲類、鳥類、哺乳類動物胚胎在發育期間都有一個羊膜。
體節指在胚胎發育時,胚胎的脊椎兩側重複的細胞組織。
戴斯基定義複雜而特定的訊息(CSI)是由經由純物理過程的物理性訊息(physical information),以及藉由智慧設計者呈現出來的概念性訊息(conceptual information)而構成。
林慈信,”當代正統神學的任務(六):特土良與愛任紐論基督和救贖”,動力(2004 春),7。該文將recapitulation譯為「人類復原」。
因為人類天然的墮落理性傾向於以人間邏輯或本體論出發,無法接受啟示的三一神就是受造界一與多可以同時存在的基礎;然而成聖重生的理性,則恢復了三一神的形象。
「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詩篇二7)
黑格爾的上帝觀是絕對精神的展現,是非位格的。其三一觀是受制於辯證邏輯:聖父是正題(thesis),聖子是反題(antithesis),聖靈是合題(synthesis)。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